首页

都市言情

被一直嫉妒又讨厌的富婆包养了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被一直嫉妒又讨厌的富婆包养了: 34

    手掌滑过胸腔,像哄小孩子一样在肚脐上揉了几圈,再随着指尖一路向下。成欣被揽进一个怀抱,暖暖的气流钻进耳道,激起鼓膜的一阵震颤;大脑自作主张地接受了这条指令,腰肢被控制着抬起,于是连最里层的内裤都被扒了个一干二净。
    她收着下巴垂眼看去,那只手落在了隆起的耻丘上,指尖拨开缠绕的毛发,试图探入更深的内里。她条件反射地蜷起小腿、并拢膝盖,却正好把那手夹在腿心中间,贴合处传来的惊人热度迅速经由血管蹿到脸上。
    前胸被甩了一巴掌,颤晃的奶肉一蹦叁跳,痛呼还没出口,蒋澄星的调谑就率先抵达:“湿成这样还夹什么。”
    她抽动两指,捏住这颗猫眼螺来回搓捻,果不其然被几股呲出的水液浸湿了指头。湿滑的软体动物一颤一缩,她将半个手掌都挤进去狠狠拽扯。
    “刚才抽鞭子的时候就偷偷发情了?”她声调上扬,带着一股戏笑的味道,“你这不是挺喜欢的嘛。”
    两瓣肉唇被揪在一起揉弄,埋藏在中间的果核被反复摩擦,丝丝缕缕的快感悄然攀升。成欣有些晕头转向,但还是没忘了嘴上反驳:“不、不是……”
    不是的,太疼的话她不喜欢的。比起痛打,她更希望落下来的手轻轻爱抚。
    但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了呢?
    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一股燥热在小腹深处堆积酝酿,随着手指的揉搓愈发高涨。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屈从于这样一位女主人本身就足够快乐。她热烈地回应了她,没有辜负她的献身,使她感到哪怕是受苦也分外值得。
    当然,不痛的话就更好了。就像现在这样。不打的话就尽管来摸,使劲儿点儿。
    她自觉地分开了大腿,把隐蔽的花蕊暴露得更加清晰,方便跳跃其上的蜜蜂更自由地采蜜。
    温热的指腹果然点上了那颗湿漉漉的小豆子。在它大肆动作前,成欣有一秒的恍惚,这已经超过约定的游戏范畴了,但她们现在还是在玩游戏吗?如果是的话,为何升不起一点叫停的念头;如果不是的话,又为何还是想叫她——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她把她的目光扯过来,无声地说了两个字。
    然后她就吐不出什么有意义的音节了,快速扣挠的手像狂风暴起,在席卷摧毁中带来冲击波般的灭顶快感,一会儿是柔软的指腹,一会儿是坚硬的指甲,毫无规律的节奏,唯有粗暴的攻伐。她止不住地战栗着,为了克制惊惧逃离的本能,她甚至有意识地把双腿又张大了几分,几乎是贴着女人的掌心把自己送过去玩弄。
    很快她就不由自主地弓起脊背,抖着腰冲上了激荡的高潮。
    “嗯啊、呼……”她哼着鼻音喘息,身子向侧边歪倒,企图在余韵结束前获得一个抱抱,却马上发现女人没有要停手的意思。
    “唔!主、主人……等……”手指的弹奏没有结束,刚有回落势头的身体又被拽起上扯,她以为是对方没注意到,就尖叫着向她解释,“高、高潮,已经,啊啊啊——!”
    余震撼荡扩散,如数亿年前的板块运动被极致压缩,一瞬间撞击出座座连绵不绝的山脉,无数耸立的高峰一齐向成欣压来,她听到自己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像老房子里斑驳的墙灰,一碰就掉下来碎成尘土。
    不对,这个感觉不对,她的心脏怦怦直跳,头脑却似供血不足般阵阵眩晕。先前自己拿小玩具玩的时候,就算一晚上能连续冲上几回,每次也得有个缓冲时间,常常高潮过后的倦怠会让她对一切都提不起心力。
    但在蒋澄星面前好像再也没有这个问题了。只有激情,接连不断的激情,快感像打了火的热气球一样越升越高。她被带得离了地,耸动着胯部抬高屁股,黏黏糊糊的水液顺着大腿根淋漓流淌。
    “唔?”在汹涌的冲击中,似乎又有什么新的异动,她混混沌沌地向下望去,被翻卷上去的腰肢让她能模糊地看到腿心间的情形。
    一个指节没入了那个汁水丰沛的小口。她瞪圆了眼,好似不太确定目之所见,脸上流露出一种迷惑不解的神情。但很快,内里被外来者切实入侵的体感就让她头皮发麻起来,她含糊地呜咽着,两腿胡乱蹬动,努力撑起身子试图往后回缩。
    蒋澄星一把掐住腰就将人拖了回来,这一举动反而让探进去的手指更深入了几分。不顾身下人的抖战,她毫不犹豫地刺入了第二根指头,像捕猎的母兽一般不容许卡在利齿间的猎物逃离。
    两指并行,摸索着甬道内的皱襞,拇指不加停歇地作弄红得充血的阴蒂,成欣刚抬起的后脊又撞回了床垫,酥麻的电流自下腹直冲脑门,震得天灵盖嗡嗡作响。“噫啊……”她连挣扎都使不上太多力气,倒显得像自个儿敞开腿任由女人入犯似的。
    “不、不要了……呜,主人停停……”她越是哀戚地乞求,下体的动作就越发剧烈。女主人冷静地操纵着肢体,转个方向、敲敲打打,化身为老道的打铁匠,力求每一锤都恰到好处,溅出火花。蒂头和蒂脚都被生猛地刺激,满溢的水声自下而上地淹没了颅骨,她知道到自己在尖叫,但也像隔了一层屏障般听不太清,这声音一连变了几个调子,连淌着涎水的舌尖都被无意识地拖出来耷拉在外。
    危险的失控感令她胆战心惊,然而身体还是听话地跟随指尖攀上高潮。违背意志的快感在刹那间冲垮了大部分脑区,她的腿根分明乱颤个不停,脸上的表情却好似凝寂的雕像般木然愣怔。
    所有生理反应都不再归自己控制,她像一摊被泼在床上的水,流得乱七八糟。一只湿漉漉的手来到她眼前,蒋澄星故意张开五指,好让人看清指缝间互相勾连的晶莹银丝:“像不像你拍给我的照片?”
    本就发烫的脸颊一下子更烧了。成欣想活动活动四肢,却一时没找到哪条是胳膊或是腿。身体还在过电,一连串轻微的痉挛让快感持续蔓延。她眼睁睁地看着女人抓过她的乳肉,当作是毛巾擦干净水液,随后抬手解开了自己的睡衣。
    那具曾短暂一瞥的肉体终于又暴露在她的视野里,莹润的肌肤挥散着珍珠般的光泽,饱满的弧度下能隐隐看到利落匀称的肌理线条。她几乎是立即被吸引住了,连大口的喘息声都被无意识地吞咽了回去。
    直到再次被人掰开腿,她才醒过神来。“还还还——还来?”她不可置信地叫出声来,脱力的身体却只能无助地任凭摆布。下半身被拉起来,水淋淋的穴口在灯光下惊慌地翕张,蒋澄星啪地随手抽上滚烫的批肉。
    手劲儿不小,成欣猛不防地掉下泪来。对方却好像得了乐趣,掌风接二连叁地扇下来,打得肉缝不住地抽畜,每碰一下都溅出水来。火辣辣的疼痛在柔嫩之处爆开,她打着哆嗦蜷起脚指,浑身止不住地痉挛,然而一旦尝试合拢双腿就会被按得更死,旋即落下的是拍得更响的巴掌。
    反复几回之后,她终于受不了了,一边啊呜啊呜地哭着,一边向下伸长胳膊,指尖摸索着掰开湿软的肉唇。
    大敞的腿根不再闪躲,红肿的阴核肉嘟嘟地探出脑袋,她扭腰抬胯,主动用淌着水的小穴讨好地去蹭主人的手。
    “进、进来……好不好?呜呜呜好疼……主人求求了……”她委屈巴巴地央求她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落。
    蒋澄星却做了另一个决定。她把人的一条腿抱起来扛在肩上,腰拖过来夹在两膝之间,就着对方自觉分掰的姿势,把自己的下体也紧贴上潮热的批肉。
    “唔、呃?”成欣一秒钟觉察了不对,可惜顷刻间火烧火燎般的剧烈摩擦就夺去了她的全部心魄,她感觉自己像被一头母熊抓在怀里,锋利的爪子不由分说地渗入皮肉。
    女人极力耸动着腰胯,几乎要把她的骨盆也一同撞碎,她无力抵抗这种袭击,只好迎合着她的节奏一齐晃起腰来。摩擦产生的热量几乎要使接触面熔化,今晚已经承接了太多快感的阴蒂不受控制地抽搐,仅仅是一点触碰都会掀起数场小型的高潮。
    她双眼放空地盯着身前另一对乱跳的奶子,这白花花的云涡将她的意识也搅成一片空白。她完全迷失在迭起的浪潮中,遵从自己的本能欲望放喊出声。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太、太快了,唔哈!”她甚至无意识地绷白了指节,使下面的缝隙分得更开,让肉与肉的贴合更加紧密。
    如果是理智的她,肯定不会放任自己丢盔弃甲地倒在过于强烈的快感中,但是现在她暂时忘却了失控带来的毛骨悚然,因为一起跳下来的不止她一个人。
    还有她的主人,强大而美丽,又可以依赖的存在。她听到她渐重的喘息,看到她起伏的臂膀,察觉到软烂的相连处飞溅的泥泞。
    她的心口就像烧红的烙铁一般滚烫,难耐的哭叫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    “主人、呜……好舒服,怎么办?”她迷惘地向她发问。
    主人俯下身摸摸她汗湿的鬓角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决定了她的命运:“那就再来一次。”
    直到眼前一片眩光闪烁,神志如烟雾般飘然散去。她彻底瘫倒在床褥上,疲软的身体已无力支撑,痉挛的皮肉却仍在抖颤。
    蒋澄星拍拍她的脸,失神的女人一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。毕竟一连高潮了不知道多少回,确实有些累人,连她自个儿的双脚都有点微微发软。
    她也没再强求,决定先自己去清理一番。正当她翻身准备下床的时候,手腕却被人拽住了。
    背后吹来一阵风。就在她回头的那一刹那,嘴唇被蓦地锁住。
    成欣的睫毛在颤抖,眼珠在眼皮下打转,只是简单的唇瓣相贴,就仿佛耗尽了她的全部力气。
    害怕着、犹疑着、不安着,过去仍未理清,未来不可捉摸,她随时都有可能跌入暗无天日的深渊;可尽管如此,当下的此时此刻,她还是跌跌撞撞地来到她身边,为她献上一个仿若用灵魂揉成的吻。
    蒋澄星把人搂过来。她撬开她的口腔,勾缠住舌头灵活起舞,吮吸舔舐着每一寸可以到达的地方,直至堵死呜呜泄声的咽喉。
    她狂热而无情地掠夺,仿佛要用这长吻杀死人一般。
    她们一起摔倒回枕头上,纠缠黏连的鼻息越发灼热。
    “欣欣,”最后分开时她捧着她潮红的脸蛋,目不转睛地望进她的眼睛,“不要离开我。”